徐熙媛、徐熙娣 | 我们大概上辈子是情人

www.trends.com.cn/fashion/entity/10/4...

徐熙媛、徐熙娣 | 我们大概上辈子是情人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秘密,这个命题只存在于你我之外

台北博爱路上徐家银楼的阁楼里,藏着小S自闭的少女时代。

彼时,她自觉不漂亮又不会讲话,害怕接触人群,常独自躲在阁楼里玩纸娃娃,“赋予它们生命,演各式各样的角色,在那个世界里我很快乐”。

这个小S 在“康熙时代”几乎是隐身的,她放肆逗趣扮丑,因为她太体谅观众有多么渴求在笑声中疏解压力。直至近期在综艺节目中,她终于褪下隐形斗篷,为小宋佳那句“你一点都不爱自己”而泪崩。

“也许因为我艺人当太久了吧。自信快乐的完美小孩,观众已经看了太多,反而会让他们很大压力。但我也不是顾及到这一点,才刻意表现出脆弱或者不自信的一面,只是我懒得再去演了。”

小S 曾这样描述那个自闭的自己:别人都在气球里有着美好的生活,好像只有自己在气球之外。但她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姐姐大S 其实一直在她身后,而比她更懂得她自己的,也是姐姐。

“大家会觉得她很搞笑很放松,可我知道她内心其实对自己的要求比我还高,又很容易自信心溃散,主持节目一个梗不好笑,她整个人就失魂了。也许这在别人看来是缺点,可我觉得是优点,也并不觉得她应该改变,因为这就是她的个性。”

比爱更重要的,是懂得;比懂得更奢侈的,是不言自明的疼惜。如果说小S 的自闭藏在阁楼里,那么,大S 的脆弱隐在坚强里。在这一点上,她们姐妹两人出奇的默契。

众所周知,大S 是家中的决策者,是全家人眼里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。随着新家庭的组建和两个孩子的诞生,她渐渐开始觉得累了,可还是在拼尽全力想要保护好每一个人。家人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“大S 就是太热爱一家之主这个角色了。我常说我们各自把生活过好,彼此关心,这样不就好了吗?可她总是会天外飞来一笔莫名其妙的担心。她一直把自己当成领导者,我妈妈反而会更担心这样的她,怕她入戏太深。其实我们都长大了,可以做自己的选择了,也希望能给她一个安全感。”

被问及两姐妹间有没有秘密?小S 脱口而出“我什么都会跟她说”,然后犹疑半秒,“我觉得她对我也没有秘密”。而大S 则笑着调侃,“我不喜欢在她面前裸露,可她在我面前都常常裸体走来走去,除此之外,不太有秘密,她连多久没洗澡都要跟我讲。”

徐熙媛、徐熙娣 | 我们大概上辈子是情人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我很爱她,不知道她自己知不知道

小S 总是可以在各个场合,或崇拜或嫉妒地以各种方式盛赞大S,姐姐的温柔漂亮、姐姐的艺术天赋……不吝溢美之词。问她会不会是血缘滤镜的作用,她哈哈打趣,“有时候她个性还是蛮差的”。

但毋庸置疑的是,在这次采访中,什么话题都可以侃侃而谈的小S,把数次欲言又止的停顿都留给了姐姐。在这段有血缘加持的友情中,有着太多令人羡慕却不可企及的深情,是只有血液才能在时间中发酵出的天然醇厚。

小S 的爱明目张胆却又小心翼翼,她会很关心姐姐婚姻好不好,过得快不快乐,但她太了解姐姐的敏感和痛苦,“所以有些事情我怕我讲了……怎么讲呢,有时候我知道她不想谈”。

如果阿雅怀孕了,她会替阿雅开心,可是大S 怀孕了,替她开心之余又有担心,“血缘关系是更深的一种牵绊,会有很多很难言表的情绪,虽然她常常会把我惹到,可我很爱她,我不知道她自己知不知道”。

论及血缘在这段感情中的作用,大S 冷静克制却又细腻深沉,“我只能反过来的跟你说,我的姐妹们大都没有血缘关系。我妹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只是她跟我有血缘关系。”

对于大S 来说,两人之间毫无保留的信任,已经超越了父母和伴侣,全世界最难以启齿或者最害怕的事情,都会在对方面前表现出来。“我们是彼此最真实最信任的镜子。她反射多少,我就会反射多少给她。我们毫无保留地像在照镜子一样,把自己的好的坏的都看进去。”

小S 的老公经常跟她强调,“baby,你要知道全世界最爱你的人就是我,我们两个才是要走到最后一步的”,可如果给妈妈、老公、姐妹排序,小S 还是会妈妈排第一,然后把姐姐排在老公前面。

“我老公朋友一堆,身强力壮,我觉得他应该会把自己过得很好,但大S 还是会让我比较担心的人。我常常跟别人讲,我们大概上辈子是情人,我对她的爱莫名其妙得深。”

而大S则对排序讳莫如深,“我不能讲出来,因为如果不是那个人,他(她)看到会作何感想,尤其那三个人,他们都是很计较的人”。

听到姐姐的这个答案,小S 佯嗔大笑,“她比我老江湖!”

徐熙媛、徐熙娣 | 我们大概上辈子是情人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未来,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死小孩

大S 会选择性遗忘自己的年纪,这大概是每个漂亮女生不可触碰的成长禁区。“我对数字不太有记性,如果不提醒的话,我其实会忘记自己几岁,可我妹常常会提到自己的岁数,我也就马上知道了自己的,因为我就永远是她姐姐”。

而女演员的年龄危机,从来都是一道没有谜底的终极难题,“年龄到了接不到戏这件事情,不是说别人找我演妈妈我不演,而是说连这种剧本都很少出现了”。大S 已经看得很开,“演不演戏看缘分,但我必须要顾及好我的孩子,我自己生的,我就要负起这个责任”。

她甚至做好了只要孩子有需要,就随时放下工作的心理准备,“我14 岁就开始拍广告,在演艺圈已经很多很多年了。该退休的时候就退休,不能死抓着不放。”

大S 的口吻是过尽千帆的平淡,到听不出丝毫眷恋,就像她自己所描述的那样,“我有一个很老很老的灵魂,我一直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回到人间当人类,所以我非常珍惜,所有的事情我都努力去尝试了,我学的东西已经够多了。”

徐熙媛、徐熙娣 | 我们大概上辈子是情人

徐熙媛、徐熙娣

小S 深知年纪是姐姐的死穴,“可她状态那么好,即使讲出来大家也不会相信,其实这应该更值得自信,干嘛要画地自限?”在她看来,年纪虽然也是困扰,但最重要的还是健康,必须学会更有力的控制,再去面对新陈代谢变慢的事实。

比如,她会盯着桌上的那块最爱的绿豆糕足足五个小时,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,“如果不是女明星,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压迫感吧,跟三五好友相约喝酒,吃想吃的东西,而不再担心被严厉指责,眼睛怎么会肿、身材怎么会垮?可至少我还对美食,对这个世界保有热情,这个事我还觉得挺欣慰的。”

大S 曾问小S,“你是不是还是很想红?你到底想要赚多少钱?你是不是追求名利到没法放弃?”其实,在孩子和事业的终极命题中,小S 看起来仍在事业上不放弃“折腾”,但选择跟姐姐完全一样。

“如果有天我女儿要出国留学,我真的会陪她们一起去。那个时候我也50 岁了,并不是一定要主持节目或者拍杂志,才是幸福的人生。去寻找50 岁的快乐,也是我接下来的目标。”

而谈到对未来的期待,大S 不假思索,“希望我们能永远都是死小孩,这是我们天生下来的个性。灵魂不管多老,但内心就是一个很好奇、很欠揍,很喜欢去挑点事儿的死小孩,永远要把最好的分享给姐妹们和所有人。”

徐熙媛 徐熙娣 大概 上辈子 情人

更多资讯

© Babuli.com , 巴布丽时尚 | 本站内容自动采编自互联网,友互数据引擎驱动。